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度一山房

关注设计,关注生活,关注艺术家居。

 
 
 

日志

 
 

南怀瑾两封公开信  

2012-02-17 13:49:10|  分类: ◆哲学 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南蛮子《南怀瑾两封公开信》

怀瑾两封公开信

 

Ⅰ、2010年1月24日的公告

    2010年1月22日来函《禅七法会申请书》收悉。已禀告南师。南师嘱秘书室代笔答复如下:

  一、来信他们读给我听了。大家都说向我求法,我也没有认为自己开悟得道了,也没有认为自己在弘扬佛法,也没有所谓的山门,也不收弟子,几十年都是如此。所有我所知道的,在书上,都讲完了。你们自己读书发生这种见解,是你们自己上当受骗。

  二、所谓“依法不依人,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你们有何问题自己去研究经典,为何一定要找个人崇拜依赖呢?我九十多岁了,已经很累了,没有精神应酬那么多人啊。

    三、太湖大学堂不是宗教团体,不提倡宗教。是为了研究教育文化而开办,也没有常规招生。有缘的好朋友,合条件的,一起做研究而已。偶然有缘来旁听的,出去说是参与了什么什么班,都是他们自己叫的。我来这里也是挂单的。

    四、你们是小说故事看多了,什么断臂求法,程门立雪,还有不见面就跳河的,还有要跳楼的,想长跪不起的,这不是威胁吗?哪里是求法,于做人做事合理吗?不是说学佛吗?心理上都在强迫人家,变成威胁,都在自欺欺人。我是九十多岁的人了,你们非要威胁人家拜师,这也是求道吗?你们都是知识分子,怎么做这种事?

    五、我从来不想做什么大师,不想收徒弟,也没有组织,更没有什么所谓“南门”。

    六、你们以为拜了老师就会得道?就会成佛?当面授受就有密法?就得道了吗?真是莫名其妙!口口声声求法渡众生,自己的事都搞不清楚。先从平凡做人做事开始磨练吧,做一份正当职业,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做事,不要怨天尤人,要反求诸己,磨练心智,转变习气,才有功德基础。否则就成了不务正业,活在幻想的虚无缥缈中罢了。修行重点首在转变心理习气,修习定力是辅助。人贵自立,早日自立,便早日自觉。功德够了,自己会开发智慧。

  七、你们找我学佛修道,我九十多岁了,还没找到一个真仙真佛,你们找我有什么用?不要迷信了。我那些书只是做学问而已,你们不要上当受骗,那些书中,《论语别裁》是中心。

    你们要学禅,扬州高旻寺、西安卧龙寺、福建大雪峰都在打禅七,很多寺庙也都在修禅堂,你们怎么不去那里呢?我并没有弘扬禅。所谓曾经有个禅修班,是偶然机缘,某大学登记的校友读书会组织的,经该大学领导认可,对每个人有严格资格考察的,转来一起做了几天研究而已。结束之后又怎样呢?还不是要回去老老实实平凡地做人做事、磨练心智、转变习气吗?路当然是要自己走的。求人不如求己!真相信因果,就要从自己起心动念处检点,才是智者所为,也是修行核心。眼睛向外看,怨天尤人,崇拜偶像,依赖他人,玩弄境界,都是自欺欺人!

 

Ⅱ、2004年1月30日南怀瑾老师口述笔录

 

    (一)志心学仙佛者,或为读书求学问者,最易被「虚名」所误。所谓「虚名」,是指一个人听说某人很有学问,或传说某人有道术的口头荣誉,而实际上,此人并无什么真才实学,等于混世的穷光蛋冒充富翁,是一样的可笑。

 

    人生一落「虚名」的圈套,首先便是误己,渐次就贻误他人了。凡被「虚名」自误的人,越来越觉得自己真了不起,终至于自我陶醉而发疯。至于受他人「虚名」所害的人,往往会落于想象,越来越不切实际,甚之,会变成「我眼本明,因师故瞎」的以盲引盲之后果。所以古人有云:「原来名士真才少,偏是僧家俗气多」的慨叹!

 

    (二)如果在传统仙佛两门来讲,凡是真正有成就的明师,一定是会游历人间,访求可以继承衣钵的传人。徒不择师,或师不择徒,都属于罪过的行为。这是「我闻如是」,并非杜撰乱说。因此古人有谓:「此身无有神仙骨,纵遇真仙莫浪求」的名言。学密宗的人,首先自己先要积功累德而构成「法器」,自然会有成就的上师来遇合。

 

    而在我呢?平常为了糊口谋生而写书苟活,正如古人所谓「秀才文选半饥驱,著书只为稻粱谋」而已!凡事有利就有弊,我因平生乱写书,不幸构成「虚名」而误己误人,实非始料所及,真是罪过、口过一齐来了!

况且我的书或是自己已经过目,甚之是未经过目的讲稿,在外界,在大陆,到处有许多盗版,错误百出,不但追诉无门,在我自己,更是追悔莫及。岂只误己误人,实为罪过不小。

 

    当年在抗战末期,我在四川乐山乌尤寺与马一浮先生谈论一个问题。马先生说,他年轻时轻易写作,回顾起来,很想自己把它烧毁。我当时听了,恐怕自己有失言不当之处,心为不安。而今想来,对于马先生的话确有同感!

 

    (三)现在我的行年快逼九十衰龄,精神色力,大非昔比,确有「形居余气」之感,故对各方一切来信,及有所疑难问讯,一律视之生畏,实在未有余力一一作答,同时又没有一个可以代笔代答的人,所以只有宁可得罪诸公的厚望,再也不能冒「虚名」、「虚誉」而托空妄语了!

 

    (四)为此而特别请人笔录代书致意,敬请见谅是幸。此祝

 

大家平安

 

                                        二零零四年一月三十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