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度一山房

关注设计,关注生活,关注艺术家居。

 
 
 

日志

 
 

尼釆的价值—蹇河沿  

2011-10-30 12:17:28|  分类: ◆哲学 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尼釆的价值


                                                                                蹇河沿                                                                       
尼采也许是哲学史上最疯狂、最反动的哲学家。

他的疯狂,不仅仅是他梦呓般充满激情和诗情的文字,更在于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他是如此的自我、如此地自信和自负,以至于他听不到——或者根本不屑于听到——任何自己心灵之外的声音。


他的反动,是他以超人的勇气,否定了所有人类传统的价值体系,否定道德、法律、宗教、文化——甚至否定了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样态,并且最终把上帝从绝对意义中赶了出来,让自己住了进去。


我不认同尼釆的“超人哲学”,但我喜欢尼釆。因为我从未见过如此极端、如此疯狂、如此反动、又如此真诚的哲学家。


尼釆的价值首先在于,他叛逆了至亚里士多德以来,西方人那种精准而过于理性的哲学思维传统,把激情和灵性注入哲学思维,让刻板冰冷的哲学有了本应该有的差错和人性的温度。


于此我联想到中国先秦哲学,先秦哲学的代表是道家,不是儒法,儒法思想更接近实用政治、社会伦理学的范畴,道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哲学。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崇敬理性、印度哲学强调思辨很不一样,虽然印度哲学的思辨色彩通过佛教对中国哲学产生过重大影响,但总的说来,中国哲学仍然重视感性,不仅仅是理性;重视心之动,不仅仅是脑之思;重视智慧的开启,而不是体系的建构。所以,相对来说,西方哲学接近科学,中国哲学接进艺术;西方哲学传播知识,中国哲学开启智慧;西方哲学严谨深刻,中国哲学灵动深遂……


更重要的是,西方哲学思想智慧大多可以通过学习得到,而中国哲学思想却因人而异,更强调习者的灵性和慧根,这也是为什么庞杂的印度佛教,唯有禅宗在中土执其牛耳的根本原因。从此,禅宗与道家、《易经》、魏晋玄学等中国思想相溶合,成为中国哲学最有特质的一种哲学思想。


当然,尼釆的哲学思维不是中国人的哲学思维,但他哲学中的激情与感性有关,他哲学中的偏执与唯我性和主观性有关,他哲学中明显的错误和思维的灵动性与思想的随机性有关,这在一贯严谨的西方哲学界不多见,所以我把他和中国哲学拉在了一起。


尼釆的另一价值是,否定了世界虚幻的实在性和真理虚伪的客观性,推翻终极价值的存在,最后打倒了上帝。在他看来,真理是意志为了某种目的而被制造出来的,因此,认识是否是真理不在于它是否反映了实在,而是在于它是否符合某一主体的权力意志要求,他宣称:“唯有我掌握了真理的准绳,我是唯一的仲裁者!”在此基础上,他不仅否定了主体的实在性,也否定了物质客体的实在性,并企图否定一切永恒和超验,从而跨出西方哲学一直奉行的主客二分式,让哲学重新回到认识起点。


虽然如海德格尔等人认为的那样,尼釆的“权力意志”仍具有传统的形而上学性质,他把“权力意志”作为取代“上帝”的基本中的基本,使“权力意志”仍然含有实体性的意味,从而未能彻底达到自我空灵的境界。但能看到世界之虚空,认识到客观之无妄已属可贵,而“权力意志”之一说毕竟与过去西方哲学家认识到的自我实体有所区别,虽未真正虚空而让自我超越主客之上,但对于一直以理性来认识世界,以主客之分来判断的西方人来说,实属不易,从中我们似乎也看到一些西方现代哲学与中国传统哲学开始勾连的蛛丝马迹。


尼釆对社会最大的贡献是,勇敢地践踏了人类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文明,他声称,没有生而平等、天赋人权那回事,并大胆而真诚地宣称法律是强者的武器,道德则是弱者的武器,从而撕毁了我们由于怯懦而用于覆面的美丽面纱,他声称现代文明是生命的一种颓废方式,这石破天惊的疾呼一直到今天也没有几个人听了进去,我真为尼釆而扼腕叹息!为人类的愚蠢无知而悲哀无比!


虽然我不赞成尼釆“超人”理念,因为这个理念与我认同的生命强力背道而驰,但我仍然敬重尼釆,因为他总算品出了人类文明的致命毒素,无情地斥责了生命的疲退,逼出了生命本应该有的刚性和自尊。可惜这一切都不足以让蒙昧的世人警觉,文明仍然是一个炫目的字眼,供人们虚荣的追逐并成为践踏同类的资本,生命更加疲软,生活成为说教,智者的呼吁和忠告沦为笑谈,我为人类的今天倍感悲伤,为人类的明天感到绝望。


尼釆只能是一个悲剧英雄。他的悲剧在于他的孤独,他的孤独在于太多的人不理解尼釆也不理釆尼釆,学者对他的敬重根本不能改变他的这种孤独,因为所有真正理解尼釆的学者自身也不可救药要被社会拒绝,陷入尼釆似的孤独,于是哲学只能成为一种学问,与人类的健全生活无关,于生命的存在样态无关,这不仅是哲学的悲哀,更是整个人类智慧的悲哀。


尼釆的悲剧更在于他太富有才华和太富有激情。才华和激情相得益彰,成就了尼釆也害了尼釆。由于他的才华,所以他与世人展开距离,日渐远离。而才华和激情的相互激荡则让他最终精神狂乱,有时我真不知道,到底是尼釆疯了,还是整个人类疯了,这永远不会有一个答案。


没有一个天才象尼釆一样为自己的天才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我常常异想天开,如果尼釆能遇见一个东方的禅师结果会怎样?也许东方的冥思与虚静是可以平伏尼釆那颗伟大而狂燥的心。尼釆生命的缺陷与他的哲学缺陷一样,他的哲学最终未能超越实体,达到不再执着于主客的空灵。而他的天才最终也未能超越天才之上,成为非智之智。其实,才华也好,激情也好,都是虚相,真我装得下它,也空得了它,何来激情与天才?


悲乎!尼釆!!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